千千小说网 www.77xsw.la,最快更新伊甸的苹果最新章节!

    罗生和安弋打过赌,提出:赌上帝的存在。

    这个稳如泰山的男人不明白罗生打这个赌和案件有什么关系,他表明自己是用理论论证事实的无神论者,且绝不动摇。

    罗生听完只是笑笑,没有把自己推向赌局的任何一边,只不过,他笑得很无力,笑完后长长吐出一口气,像是他曾经和这个伟岸的男人有着同样的想法,之后被颠覆得淋漓尽致。

    鱼微凉的笑有几个角度很像罗生,任凭这几个诡异的角度,于罗生在此之前和安弋说过的种种,他不禁在脑海里回放了一遍。

    安弋把录音笔往鱼微凉那个方向移了移。

    “没关系,请继续。”

    女人点点头:“好的。”

    “7月2号那天,我和罗生是在我下班以后见面的,那天周末我值班,罗生来医院接我......”女人说话的语调平和顺畅,如果掐头去尾只听内容,并不觉得她说的话有什么细思极恐的地方。

    录音笔孜孜不倦录着,鱼微凉把7月2号她和罗生在一起的全过程巨细靡遗说完,安弋将录音笔放回口袋,似秋收般满意,这就告辞,欲将回“安全之地”和罗生细细探究。

    实际上,7月2号那天——鱼微凉和罗生的日常——表面上来听并无怪异,就是普通情侣约会该干的一切。

    但是,罗生让安弋不惜冒着被通缉的危险来取证,莫不是这“普通”当中就遮天蔽日藏着什么惊心动魄的秘密。

    安弋为罗生杀人的案子绞尽脑汁,左右脑无所不用其极。

    从昨天晚上接手至此,他未能斩获任意答案,但他选择相信罗生、并为之持枪挟人质的理由是——死者的身份,这个让他在案发现场就留下天大疑惑的问题。

    ——不让一个接触第一手现场的警官查看死者,不知哪来的高层人员把尸体捂得严严实实带走了,速度之快,该警官的上司对此讳莫如深、三缄其口。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安弋心生不安呢?

    他急速返回警局,他要见犯人。既然他杀了那人,没理由他不知道自己杀的人是谁,对吗?

    而当罗生在审问室提及“死者的脸”和后来一切诡异之变——他的电话无论打给上司或任意同事,皆无人应答,别的办法他也试过,他敲了上司家的门,没人,没人,没人。他认识的所有人都蒸发了,这种事实容易让人发疯不是吗?

    一切,无一不把安弋推向罗生的阵营——他选择暂时相信一个罪犯,何妨一信。

    而之后,罗生提到他所在的黄油猫研究所及其研究内容,安弋被震荡了。准确来讲,有条细丝正在把他如磐石不动的无神理念,逐一拉散。

    录音笔在安弋口袋里静静地躺着,似乎答案就贴在胸口,却仍然在万里溟濛中前行。

    罗生说的“安全的地方”并非是什么避人眼目之所,于喧嚣市井中一处高层公寓,29楼,一层四户的端头一间。

    之所以“安全”,是因为他在房间里装了屏蔽信号的装置,和必要的监控设备,比如能看到单元门,楼道。

    居室内让人全身放松的蓝色里,偶见几处青灰或白的家具,莫如说这是繁华境地里独善其身的地方更贴切一些。

    罗生窝在一排沙发里,白色的布艺沙发,如身陷延绵堆叠的厚厚云团内。一张卡牌在他指间上下翻转,他盯着牌面,具体来说,是盯着上面细小白色的字体,目不转瞬地,直到让眼前一片模糊之际。此时,一个黑色身影突兀地出现在视线正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