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www.77xsw.la,最快更新锦绣弃妻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过完正月十五,许多赶回家过年的人都开始离家踏上新一年的旅程。有人为了生计不得不背井离乡,有人为了求学依依拜别父母,还有人为了生意远行、甚至冒险出海……

    洛城,庆元侯府此刻也少有地笼罩着离愁别绪,只因二姑娘秋嫣然要出行去宁州散心,还要小住一个月,老夫人不舍得啊,准备了一大堆东西不说,还千叮万嘱地抹眼泪,人家不知道还以为秋嫣然是要出嫁呢。

    许元娘想不明白,秋嫣然那样傲慢娇蛮的性子怎么会突然能放下姿态去拜访一个所谓“母亲的金兰之交”并主动要求住在他们住的庄子上散心?

    听说那个郭家只是一个比较富庶的耕读之家,家有良田千亩,一个大庄子,十数家米铺,然后每代都能出三五个秀才、一两个举人,听说祖上还出过一个进士,仅此而已。

    这样的人家,别说女主人只是季氏十岁左右结下的所谓“金兰之交”,几十年都鲜有来往,即使是正经亲戚,只怕秋嫣然都瞧不上吧?呵,所以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她直觉秋嫣然此次去宁州目的不简单,不是为了散心,而是为了野心。嫁到邱家以来,许元娘看的很清楚,小姑子心高着呢,一直想着摆脱丁家那个痴傻未婚夫。

    秋嫣然能不能摆脱丁家许元娘不关心,她还不至于那么恶毒非要看着秋嫣然嫁入丁家。只是,她真的很担心秋嫣然采取什么过激的手段再做出什么丢脸的事,不但影响秋逸然的前程,还连累到她将来的孩子,尤其是女儿。

    轻抚着仍然平坦的小腹,许元娘脸上现出一丝担忧。是的,昨日大夫刚刚诊断出来,她已有了近两个月的身孕。没有人知道她这个孩子来的多么不容易,所以,无论是男是女,她都会保护好她的孩子,都会尽力为他们铺路,让他们的将来顺遂如意。

    刚到侯府没多久,她身边的大丫鬟宝星就在大厨房送来的鸡汤中发现了绝子散。她当时极其气愤,但更多的是庆幸。果然,如她母亲所料,庆元侯府会在子嗣上做文章,先让她生不出孩子来,再以无子要挟她交出嫁妆、甚至从娘家无条件弄银子填补侯府,听话或许能养一个庶子在名下,不听话?尹知若成亲当日被贬妻为妾可不就是前车之鉴?

    呵,宝星是母亲早就为她准备好的大丫鬟,自小就被送去学医,为的就是将来作为陪嫁丫鬟在婆家保护好她,明月一家子父母兄弟姐妹可都在许家呢。【愛↑去△小↓說△網w  qu 】都说商户人家精明,可商户人家缺权势,即使像他家这样通过用银子、嫁女儿来交换一些权势、谋取长远利益,也是步步艰难、甚至步步惊心,不精明成吗?若没有宝星,她早就成了不久的将来婆婆口中不会下蛋的母鸡了

    不过,当她经过试探和暗查证实相公秋逸然对他们的孩子非常期待,对绝子散鸡汤一事毫不知情后,心情顿时好转,对未来也增添了信心。至少,在她的努力之下,她和秋逸然之间的夫妻关系还是不错的。

    花在秋逸然前程打点上的银子许元娘出手一向大方,如今,秋逸然投靠了太子,谋了个布政司经历的职位,正兴致勃勃地准备一展身手,一路向上呢。

    许元娘看着也高兴,秋逸然的爵位就到他这一代了,他若不努力谋个前程,到他们的孩子长大后,侯府还能留些什么给他们?

    秋逸然走进屋的时候,正好看见许元娘倚在窗边往外看,笑道:“你嫌嫣儿烦,这下子可要好一阵看不到她了。”原本他们都在外面送二妹的,结果娘说还有几句话要私下交代二妹,就让他们都先回房了。

    被迫求娶商户女,一开始的时候,秋逸然是不甘的。虽然听说许元娘精明大方、从小接受很好的教养,他还是担心这个妻子一身铜臭上不得大台面,担不起侯爷夫人的身份。

    不想,许元娘的容貌、气度和表现都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对他体贴又不显卑微、温和又不懦弱,最重要的是很舍得拿出银子来支持他谋取前程。许元娘的嫁妆不惊人,但她的陪嫁铺子、庄子都有很不错且稳定的进项,所以不会死守着压箱银子,所以他对这个妻子也越来越满意了。尤其他搭上太子一脉是在许元娘嫁进府后,更加将她当作旺夫的贤内助。

    原本秋逸然对许元娘不愿意多拿嫁妆贴补侯府家用还有些不满,但许氏说的对,他想走的路还很远,不说这次谋个官职花费不少,以后需要的打点还很多,她的嫁妆银子就那么些,如果一下子都用完了,有需要的时候凑都来不及。而且侯府公中的进项虽少,但维持目前的生活用度还是够的,为什么不能等他的前程稳定了,再想着提高生活水准呢?只有他真正好了,整个侯府才会好。

    他现在也想明白了,许氏是他的媳妇,他和他的子女用她的嫁妆理所应当,总不好让许氏养着整个侯府吧?她也没有尹知若那么多嫁妆,养不起不是?其他人其他地方用多了,他能用的就少了。还不如等他真正发达了,再照顾一下弟弟妹妹。母亲嫌弃侯府现在的生活水准低,可是这么多年不是都这么过来了?

    看着心情明显很好的秋逸然,许元娘也笑道:“相公这话让母亲听到可不得了,我哪里敢嫌弃小姑?不过我还真是有点担心,小姑那样的傲慢性子,到那郭家可能住的惯?不会惹出什么事来吧?”

    秋逸然不以为然:“能惹出什么事来?她就是想离家远一些,找个安静地方散散心而已。”他之前也有些担心呢,担心嫣儿为了摆脱丁家,又够不上铭世子,破罐子破摔。那郭家不过就是沾了些书香气的土财主,不是破罐子是什么,要他看还不如嫁丁家呢,丁大少爷又不是天生痴傻,只要嫣儿以后能生个聪明儿子不就有指望了?

    可是,昨晚他收到了消息,五皇子将代太子殿下到宁州处理一些事,好巧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