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www.77xsw.la,最快更新抗日之我为战神最新章节!

    对于杨震的想法,尽管为杨震的慷慨很感动,但周副主席并沒有往心里去。在他看來,杨震这个到美国捞钱的思维多少有些天马行空,不切实际。就算那些资料真的能卖出杨震想要的那个价格,但这笔钱也不是轻易能动用的。

    不想在这个话題上纠缠下去的周副主席略微一沉思道:“只是眼下这种局势,你决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不可能无限期的拖延下去。你已经提出回国,他们却迟迟不派飞机。从眼下看,他们已经打定主意你不同意,就将你拖在这里。”

    “作为军事主官,你如果长期滞留在这里,对你们部队是很不负责的。一旦国内战局发生变化,你不回去恐怕要出问題的。就算谈不拢,也要想办法抓紧回去。而且在某些方面你也一定要小心。中央绝对不想再让之前的事情重新上演。”

    那些方面需要小心,周副主席沒说,但杨震却心知肚明。只不过杨震并沒有怎么在意,他认为至少在现在他们还不会对自己下手,自己活着才会对他们更加有利不是,况且,以自身的能力,只要自己多加小心,他们就算想除掉自己恐怕也沒有那么大的能力。

    在后世,除了身体与技战术之外,玩的就是心眼。毕竟搞特种作战,作为一名中级指挥员,很多时候脑子要比体力更加重要。孤军作战,带队指挥员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疏忽,后果就是全军覆灭。

    对于周副主席的提问,杨震只有一个字“拖”。看着周副主席微微皱起的眉头,杨震笑了笑道:“周副主席,您放心,只要关东军一天不放弃北进的企图,还在东北保持着重兵集团,他们就一天不会把我如何。而我也有这个实力,让他们不会毫无顾忌的下手。”

    看着杨震洋溢着自信的脸,对当前世界形势很了解的周副主席心中尽管还是为杨震的安全担心,但他相信杨震应该能将这些事情处理好。

    只是此时相当有自信的杨震不知道,他眼下还真是在鬼门关外晃了一圈。他还是低估了对方想要在这件事情上取得主导权的决心。

    杨震估计的沒有错,苦心经营的情报网几乎全部被毁的苏联方面现在的确比他着急。很明显,几天下來丝毫沒有任何进展的阿巴那申克大将已经失去了耐心。他不是那些虚头巴脑,干的工作就是扯嘴皮的外交官。他是一个军人,更喜欢直來直去。

    科瓦廖夫送周副主席到杨震驻地返回后,便被从莫斯科得到最新指示的阿巴那申克大将找到了自己办公室。到死是老情报员出身,阿巴那申克大将一找自己,科瓦廖夫便影影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

    看着眼前貌似有些猜测出來自己意思的科瓦廖夫,阿巴那申克大将直接开门见山道:“科瓦廖夫同志,我想问你一个问題。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我。记住,这是我在代替莫斯科向你提问。”

    “如果这个杨震彻底的消失,在他们的部队中有沒有人可以代替他,这件事情不可能无限期的拖延下去。此次我们在日本和满洲境内的情报组织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莫斯科很着急。如果再不能得到让莫斯科满意的答复,那么我们只能换上一个听话,能为我们所用的人。”

    “你在他们那里工作过,虽然时间不长,但却已经是我们中对他们最了解的人。我希望今天你能给我一个答复。请你记住,这件事关系到苏维埃东部边境的安全。所以你要如实的回答我。除掉这个杨震,我们在他们中能不能找出一个替代者來,就像一个新疆的盛世才那样的人物來。”

    阿巴那申克的话,很清楚的告诉科瓦廖夫,莫斯科现在已经失去耐性,准备换马。干掉杨震,从他们内部之中再扶持一个听话的,能听从莫斯科的指挥。最关键的是跟他们在西北的那个中央有一定距离的人代替。

    不认为现在干掉杨震是一个好决定的科瓦廖夫沉默一下后道:“阿巴那申克同志,如果莫斯科要征求的我的意见,我只能说这个决定糟糕透了。至少现在在北满地区,还找不出能替代他的人來。”

    “他们的三路军领导更适合政治工作,军事工作非其所长。至于一路军,我不太了解。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他替代不了杨的工作。司令员同志,现在他们都在依靠杨的帮助才能在恶劣的形势之下生存下來。”

    “这个人民族观念尽管很重,但他在军事上的天分却是我们目前急需的。这个所谓的吉东军区部队虽然是以一部分抗联二路军为底子,但大部分的人却是他一手带出來的,他在这支部队中就像当初的斯大林同志对于苏联红军一些样,威望极高。换了一个人,恐怕很难指挥的动。”

    “而且就算我们干掉他,陕北也不会同意他们自己推举接替的人选。他们的那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条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沒有得到他们中央的批准,任何人都不可能接替这个位置的。”

    “对于中国党的领袖我虽然所知不多,但就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來看,他们对党内宗派很是敏感。如果我们干掉这个人,他们一定会另外调人接替的。

    “司令员同志,与其换一个陌生的人,要重头熟悉对方,我宁愿继续与这个家伙打交道。虽然他很难缠,但总比一个我们一点都不熟悉的人要好的多。”

    “怎么说那,司令员同志,我觉得我们必须换一个观念來考虑问題。满洲与新疆不同,现在的形势与当年也不同。之前中国党驻莫斯科共产国际的代表对苏联的利益很看重,但现在他们已经与陕北取得了直接联系,我们想要再向之前那样控制他们已经不可能。”

    “而且满洲是我们与日军对峙的主要地区,现在由日军控制。与新疆的情况截然不同。那里地广人稀,大多数又都是少数民族。缺乏一支有效力量的盛世才如果沒有我们的支援早就被叛乱分子打垮了。”

    “但这里却被他们经营成铁板一块,不仅有一支很战斗力很强大,装备也堪称精良的军队,而且他们有严格的纪律。他们不是首先保存自身存在的盛世才那样的军阀,而是一支纪律严明,目标明确,组织严密的队伍。”

    “司令员同志,如果让我选择,我会选择与杨震同志合作。哪怕是做出一些让步,也要保持与他的合作。因为我们在未來的战争中需要一个稳定的东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