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www.77xsw.la,最快更新抗日之我为战神最新章节!

    杨震走进作为指挥部的那个木愣子的时候,却看到张婷一脸兴奋正与李延平、彭定杰、郭炳勋几人正在讨论什么。

    看到杨震走进来,李延平冲着他点点头后,笑着对一边正哼着军歌的张婷道:“小张,给你一个重要任务。你要用最短的时间,让所有的干部、战士学会唱这首歌。我们要让所有的干部、战士知道我们究竟是为何而战的。你还要告诉他们,这是司令员亲自为我们创作的战歌。”

    “请首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让所有的战士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学会这首振奋人心的军歌。并告诉每一个战士,这首歌是我们司令员专门为我们创作的战歌。”听到政委同意自己的请求,张婷连忙点头保证。

    听到李延平的话,以及正一脸兴奋的看着自己的众人,杨震不禁汗了一个。他没有想到,自己剽窃的这首军歌会带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便是一向稳重的郭炳勋也是一脸的兴奋,嘴里面不住的在哼着。

    不过心虚归有些心虚,但杨震却知道,这首激昂澎湃、气势雄浑的军歌只要是心中但凡有一点热血之人,尤其是对于军人来说,听了没有几个会不喜爱的。

    等兴奋劲头还没有过去,听到李延平同意自己将这首歌曲作为部队的军歌后,兴匆匆跑出去执行政委命令的张婷离开之后,李延平笑着对杨震道:“司令员,我还真没有看出来,你会写歌。”

    “这首如此激动人心,表现了我们抗联部队的一往无前、无坚不摧的战斗精神的军歌你是怎么想出来的?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真是好词,听起来就让人热血澎湃。”

    “尤其是这几句,从无畏惧,绝不屈服,英勇战斗。直到把侵略者消灭干净。好,好,简直是太好了,简直太贴切了,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神来之笔。把我们队伍的性质表现的淋漓尽致。”对于杨震剽窃的这首军歌,看的出李延平是真心的喜爱。极为少见连用了数个好字来形容。

    李延平的话音落下,一边的郭炳勋也有些兴奋的道:“是啊,司令员。这首军歌气势磅礴,但从激愤人心,鼓舞士兵的战斗热情来说,可以与法国大革命中那首激励了无数法国人斗志的《马赛曲》一比,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更胜一筹。”

    对于两人的称赞,杨震只能摇头苦笑不已。想想在与中央音讯不通,无法将此歌发布出去,抢先取得冠名权的情况之下,等明年延安那边出现词曲几乎一模一样的歌曲,杨震心中不由的一阵阵恶寒。

    毕竟这首歌曲的原创作者现在都在那边,而且这首歌曲的前身《八路军进行曲》更是在明年就要问世了。到时候,两支曲子几乎是一模一样,词也大同小异的歌曲放在一起,真不知道该说是自己剽窃了人家,还是人家剽窃了自己。

    相对于杨震的无言苦笑,剩余的几个人却皆是表现的兴奋不已。尤其对于身为李延平来说。曾留学苏联的李延平自归国之后,一直身为军事干部。虽自荐任政委,但其对于政治工作水平远不如关内那些老八路部队中,早已在中共军队独有的政治工作中打熬了数年的政委那样得心应手。

    他日常其政治工作方法多生搬硬套在苏联学习的经验,很多的时候都有些力不从心。虽然杨震与他讲起过关内八路军的政治工作方式,但毕竟没有亲身经过的他,执行起来总是磕磕绊绊。

    加上杨震也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个年代共军的政治工作,其所了解的大多都是后世从书上看来的。而他自己无论在前生还是后世都是地道的军事干部出身,对政治工作本身又不擅长。所以很多东西讲的也似是而非,抽象的多,具体的少。实行起来倒是很多的时候,都不是很顺利。此时部队能如此团结,与其说是政治工作得力,还不如说是杨震个人威信所致。

    此时虽然身为政委,但对于作为自己本职工作的政治工作却总感觉有些吃力的李延平听到这首激昂的歌曲怎么能不兴奋?虽说对于政治工作多少有些力不从心。但毕竟留学苏联,与苏军有过很多接触的他也知道,一支好的军歌对部队的士气,尤其在很多关键时刻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一支好的军歌甚至可以成为自己今后工作中的助力,所以李延平对于这首歌曲还是相当喜爱的。

    当兴奋劲头过去,知道单单凭借一首军歌不够的李延平对杨震道:“司令员能创造出这么好的军歌,想必也很喜欢音乐。我当年留学苏联的时候,曾经与苏军接触过,知道他们一些的政治工作方式。知道一首好的军歌对部队的士气影响很大。司令员,您能不能抽空多写两首?”

    对于李延平的要求,杨震微微一皱眉却是感觉很难回答他。自己会后世那些脍炙人口的军旅歌曲虽然很多,像《咱当兵的人》、《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等等。但却大多不适合这个时代。至于那些抗战期间的经典歌曲,自己却是实在不会。毕竟那些老歌曲除了成为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之外,后世已经几乎很少流传。别说身为八零后的杨震,就是比他老的多的人,都不见得会唱。

    不过好在杨震的为难没有持续多久,郭炳勋却是替他解了围。郭炳勋道:“政委,我这倒是有一首曲子,是关内一名作曲家专门为九一八之后流亡在关内的东北军将士以及民众所写的歌曲,名字叫做《松花江上》。这首歌我曾听东北流亡学生唱过,倒也是耳熟能详。”

    “这首歌曲虽不如司令员的那首军歌激昂、嘹亮,振奋人心,但却也哀伤异常,摧人肺腑。我曾几次因其落泪。只是不知道适合不适合我们部队的情况。”

    说到这里,郭炳勋看了看杨震有些奇怪的道:“这首歌曲司令员也应该熟悉。司令员是东北流亡学生出身,而这首歌曲在东北流亡学生中传唱的最广。”

    听到郭炳勋提起这首在整个抗战期间传唱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经典歌曲,杨震有些懊恼的一拍脑门,自己怎么把这首歌给忘记了。不过,懊恼归懊恼,但是让杨震唱出来,他却是有些实在记不清楚歌词了。

    想了好大一会也没有想出这首歌曲的大致歌词的杨震,只能略微显得尴尬的道:“我这个人实在没有什么音乐天赋,那首歌只是偶尔灵光一现而已。参谋长说的这首歌,我倒是会唱,只是这五音不全,无法将其中的感受完全表现出来。参谋长,还是你给政委唱一遍吧。”

    对于杨震略显得尴尬的回答,郭炳勋笑了笑却没有深问。而是大概回忆了一下歌词与曲调之后,唱了起来:“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