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www.77xsw.la,最快更新抗日之我为战神最新章节!

    就在杨震紧张的调整部署准备着手进行反击之时,山脚下日伪军的阵地上却响起了一声接着一声响亮的打嘴巴声音。

    脸上被连续扇了十多个嘴巴,痛的都快麻木却连捂都不敢捂一下的日军驻哈尔滨独立第五守备队第三中队长福田刚夫在无力反抗的情况之下,也只能自认倒霉。

    从听到这边山上响起密集的枪声,到发现对方并非友军立即发起攻击到现在,连续实施的四次波浪似攻击虽然占领了半山腰,将那些土匪赶到了山头之上,但却始终无法将那些土匪从山顶驱逐下去。自己却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除了随行的伪满军警在那些反满抗日分子密集的机枪火力之下,伤亡过半失去战斗力之外,自己中队也付出了整整一个小队倒在对手重机枪密集的火力下的代价。活见鬼了,对方那里来的那些重机枪?

    倒不是说福田刚夫孤陋寡闻,但只不过是一个中队长的他,自然不会知道此刻在山顶上与他对射的对手在苇河车站缴获了整整一列的运满了军火与弹药的列车。而小次郎原二少佐虽然知道,却是从没有对他讲明过。

    付出了代价却换来了有限的战果,被临时任命统一指挥日伪军的独立第五守备队少佐作战参谋小次原郎二自然是不会满意的。在当场砍杀了两个作战不利的伪满军官之后,指挥唯一一个参战日军中队的福田刚夫自然成了另外一个出气筒。

    小次郎原二少佐此时岂止是不满意?简直可以说是愤怒到了极点,否则他也不会违背惯例,当着伪满军警的面砍杀伪满军官。

    对于伪满洲国这个日军苦心经营的殖民地来说,日军对待所谓的满洲国军虽说控制的力度要比此时关内刚刚成型的伪军要大的多,也严密的多,但却极少随意处置。

    对于那些所谓作战不利的伪满军官,一般都先送交军事法庭。虽说基本上就是走走过场,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但至少表面上的样子还是要装装的。

    此时小次郎原二少佐非但当场砍杀了两个至少在他眼中作战不利的伪满军官,还不顾所谓的皇军军威,当着在场的伪满军警的面将手下的中队长的脸扇成了猪,这已经说明了他心中是何等的愤怒。

    让小次郎原二少佐愤怒的并不是为了抢占这个山头所付出的伤亡。第三中队损失的那一个小队的人马,让福田刚夫心疼不已,但在小次郎原二少佐看来,这些士兵只不过是属于战争的损耗品而已。对于日本人他不心疼,更何况那些在他眼中连狗都不如的伪满军警?

    而让他如此暴怒的原因是在他眼中足够击溃支那正规军一个团甚至一个师的堂堂大日本皇军足足一个中队的人马亲自出马,连续攻击数次却是连一个被土匪占据的小小山头都没有能拿下来。几次冲锋都被对手的火力死死的压制在半山腰上动弹不得,实在有损皇军的军威。

    攻击失败有损皇军军威只是他能说出口的一个理由。至于让他暴怒如此更多的还是那几个不能说出口的理由。此次进剿围三阙一,采取三面合围,虚留生路,将这些在以前历次清剿之中总是有漏网之鱼的这些反满抗日分子赶向南边已经设置好的一个大包围圈力求全歼的战术,就是他身为独立第五警备队作战参谋在冥思苦想了一夜之后一手制定出来。

    如今却是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些在他眼中只会打打埋伏,从不敢与皇军堂堂正正较量的土匪武装居然如此强硬。在大量伪满军警的配合之下的皇军一个中队接连发起四次足以击溃任何军队抵抗的波状攻势面前,居然坚持了下来。非但坚持下来,居然还能反咬一口,给皇军士兵带来不小的杀伤。

    如果迟迟不能击溃眼前的这些土匪,自己在新任司令官佐佐木到一少将即将上任的这一刻之前苦心设计的作战计划整个落空不说,还要落得一个让别人耻笑的下场。笑不笑的他虽然不是很在意,但他更知道,如果这个计划失败,自己的前途也将彻底的无亮。

    而且在小次郎原二看来,让他不能容忍部下迟迟徒劳无功的原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如果自己迟迟不能摧毁对手的抵抗,让两翼迂回包抄的部队赶到击溃对手,那才是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很简单,此刻正在与郭邴勋激战,指挥东路进剿日伪军部队的那个独立第五警备队第一大队大队长池田浩二中佐是他自陆军士官学校便结下的死敌。

    此人不仅仅抢去了原本属于他的同期毕业第一名的资格,更在相互竞争追求一位将军的女儿的时候,再一次让他成为失败者。而成了将军乘龙快婿的池田浩二此后更是在仕途之上更是青云直上,屡屡压制小次郎原二一头。在小次郎原二以及他同期的士官学校绝大部分同学军衔还是少佐,甚至大尉的时候,已经坐上了中佐大队长的职位。

    听说此次清剿完事之后,这位即抢去了小次郎原二榜首又抢去了他心中女神和登天梯的同学,即将调任正规野战师团任联队长。也就是说即将晋升大佐。

    人家都马上要晋升大佐联队长了,自己却还是一个小小的少佐参谋。自己虽然在同期同学中也算混的不错,少见的做到了少佐的职位上,但毕竟只是一介小小的幕僚,没有担任过任何部队的长官。别说联队长,就是升任主任参谋至少现在看来还都遥遥无期,

    一想到这里,小次郎原二的心就一阵阵的作痛。在他看来这些本应该都是属于他的,若不是那个该死的家伙仗着自己有一个作为大学教授的爹,半路出现横刀夺爱。将军的女儿、大佐联队长的职务,这一切都本应该是他的。

    在皇军中裙带关系虽然不像支那军中那样盛行,但在上边有一个将军的岳父或是家人照应,升迁的速度还是平民子弟无法相提并论的。小次郎原二固执的认为,自己那个对手能即将做到大佐联队长的位置,肯定是与那个本应该是属于他的岳父照应不无关系。

    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的小次郎原二也不想想,他只是北九州一个渔民的儿子,在门阀盛行,讲究门当户对的日本,根本就没有可能去娶上一位身居高位的将军的女儿。

    尽管那位将军曾经对士官学校刚刚毕业的他也曾经算是另眼相看,也曾表示过对他的才华的肯定。但要说因为肯定他就有心招他为女婿,可就是他一厢情愿了。

    人有野心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被野心冲昏了头脑。在接到号称满洲国军之父的佐佐木到一中将即将调任独立第五警备队司令官的消息之后,原本应该在警备队本部坐办公室,轻易轮不到上战场的小次郎原二认为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