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www.77xsw.la,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南方瘴疫之地,不宜居!”

    其实南方还好啦,已经不是春秋战国时候,南方没那么糟。不过,北方人确实不太适应南方的过于湿润的天气。

    那么北方……

    “北方苦寒之地,不宜居!”

    确实,在非辽东人眼中,北方真的是苦寒之地。直到笔者所在时代的头十多年,其他地方的人还认为冬天是北方人过得最惨的时候。直到互联网发达起来,君住长江头、妾住长江尾的南方人民才掀了桌,同情心一扫而空。我擦,大雪隆冬的,你们北方人居然热得开窗户换气,你让我们这些屋里比屋外

    还冷的蓝方人情何以堪?

    那么东面……杨千叶没提,东面是最繁华之地,骤然增加一个近千号人的大家族,就算是后世那种高速流通的年代,也会引人注目的,何况是如今这个年代,不被人给查个底儿掉才怪

    。

    尤其是她的那些部下,说什么地方方言的都有,怎么可能不叫人怀疑?而她又绝对说不出这些人我不要了,任由他们自生自灭的话来。

    所以,只有西边可选啦!

    然而,西边就只能去基县吗?那有一个扫把星男爵啊!可这话她也说不出来,你都决心放弃复仇,从此归隐了,为什么要怕一个一直努力保护你,不想让你受伤害的基男?难道要说出是李鱼以青梅竹马为由,向皇帝讨女人,

    所以她才计划失败,滚出皇宫?

    那么糗的事,脸儿嫩的千叶殿下才说不出口,她很傲娇的。

    所以……基县就基县吧!

    杨千叶把心一横,只好另谋“出路”。

    “既然决心归隐,抛弃曾经的一切,那么……就彻底一些吧。我想,应该改个名字。”

    “殿下所言……”

    “以后再不要称殿下了。”

    “是!姑娘所言甚是。那么……不如姑娘改以母亲一方的姓氏?皇妃姓裴,姑娘以后……就叫裴小雅?”

    “我觉得裴鹿鸣好听!”

    “裴鹿鸣不如裴采薇。”

    我知道你们做为有理想的宦官,看过不少书,可是一定要从《诗经》里取名字吗?╮( ̄▽ ̄)╭

    “不如就姓桑名柔吧,我想彻底地与过去告别。”♀( ̄▽ ̄)/

    嗯,好的殿下,可以的殿下,没问题殿下,但是……桑柔不也是出自诗经咩?

    很诡异地,三个人居然围桌探讨起了杨千叶今后的名字问题,而且讨论得热火朝天的。

    就算放弃了复仇,不也应该讨论讨论“大隋遗民”的动迁问题吗?

    杨千叶隐隐觉得,当她决定放下的时候,似乎追随着她的所有人,都一下子轻松起来。

    她的决定,没有错。

    很快,墨白焰和冯二止的新名字也出笼了。

    墨白焰更名巷伯,冯二止更名雨无正,名字都取自《诗经》。

    杨千叶……哦!桑柔姑娘开始怀疑,她的两位大内总管是不是只看过一部《诗经》啊?

    ************

    “雪珑居”里,几个女人都挑到了她们满意的衣服。

    潘娘子选中的是一件白驼绒的夹袄,她不大出门儿,不想穿大氅。其实潘娘子年岁并不算大,再加上已经嫁给了杨思齐,焕发了第二春,容颜气色更显年轻,只不过跟在身边的女人们可都是儿媳妇,不是好闺蜜,怪不好意思的,还是得

    有点儿长辈派头不是?

    龙作作身材颀长,110cm的大长腿,真正的九头身尤物,理所当然地选了件天马皮的斗篷,紫貂的风领儿,更显飘逸。吉祥是娇小玲珑、甜美的小家碧玉风范,所以选的是乌云豹的夹袄一件,昭君卧兔儿的暖套一件,一穿上更显甜美可爱,仿佛玉兔成了精,恨不得叫人合一口雪,一口吞

    了下去。深深和静静选的则是上等小羊羔的皮袄,白兔绒的暖套儿。倒不是两个丫头自觉,主动和主母拉开档次,而是她们选来选去,穿来穿去,对镜一瞧,还就这 样的装扮最

    漂亮、最生动。

    也许是自小到大所处环境养成的气质不同,其实吉祥本来跟她们差不多的,只是吉祥当初当垆卖酒时,没少cosplay,人家当过演员,还常扮大家闺秀,所以比她们强些。内涵气质方面的事情,不是朝夕可以改变的。现在深深和静静也算是入了大富之家。居养气,移养体,三年五载后你再看,那谈吐气质,与今日相比,必然也是天壤之别

    。

    “成了,今儿出来时间不短了,咱们赶紧回去吧。我那大孙子久不见娘亲,怕是要哭鼻子了。”

    一见众人都已有所选择,潘娘子便笑眯眯地道。

    静静道:“才不会呢,咱们家大宝只要有得玩,才不在乎是谁陪他玩。”

    深深也道:“就是!咱们家大宝跟吉祥姐姐更亲呢,都不大理会亲娘。”

    龙作作昂着头,谁叫吉祥喜欢哄孩子呢,喜欢跟她亲近,那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血脉相连,休想让我因此变回“宝宝奴”,我喜欢逛街。

    “好啦好啦,你们俩呀,一出了门就疯了心了。”

    吉祥笑着拍了深深一下:“天色也不早了,咱们这就回吧。”

    吉祥扶起潘娘子:“外边有雪,脚下滑,娘小心着些。”

    几个人正要往外走,马上将变身雨无正的冯二止迎面走了进来。

    他一眼就瞧见了身材出挑的龙作作,马上把手一拱,笑道:“哎哟,龙掌柜的,你在啊,这可巧了,我有桩生意,正要跟龙掌柜的聊聊。”

    龙作作很诧异,虽说两家做的生意并不相同,不过因为一直怀疑郎君和那杨姑娘有些暖昧,两家可是一向不相来往的。他家掌柜的突然找我,要做什么?

    龙作作心里咯噔一下,官府说郎君在齐州府整顿地方呢,而对门的杨千叶也有些日子不见其人了?这狐狸精,不会是特意跑到齐州府,趁虚而入,迷惑我家郎君去了吧?

    现在是来摊牌的?

    一时间,龙作作心中警铃大作。

    一双丹凤眼刷地一扫,吉祥、深深、静静,俱都同仇敌忾。

    很好!大家统一战线了!

    于是,一向本着媳妇多多益善,子孙多多益善的潘娘子,就被心领神会的吉祥和深深、静静给殷勤地扶上车,大包小裹地回家去了。

    而龙作作则把冯二止迎进门去,叫人奉了茶,便打起精神,准备先礼后兵了。

    “出售‘乾隆堂’?”

    龙作作听清了冯二止的来意,不由得一呆。冯二止笑道:“正是!龙掌柜的你这边正买房置地的,准备安顿龙氏族人,这事儿我也听说了。我们杨家呢,其实生意做得还好,兴不兴隆的,龙掌柜的你也看得到,我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