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www.77xsw.la,最快更新邪王的小呆妃最新章节!

    “阿弥陀佛”

    关键时刻,一声法号响起。八八读书,..o

    “老和尚,你快救救树枝”

    金北煊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它知道君御北十分相信青阙老和尚的话,希望他能出手相救。

    “施主,贫僧若晚来一步,你恐怕会后悔一生了。”

    君御北在青阙来的时候松了力道,不过在他手下的小色猪已经出气多吸气少,猪嘴都流出了猩红的血液。

    “大师此话怎讲”

    君御北一把将树枝扔死猪一样扔在它的小床上,脸上冷气凝结。

    他绝对不会后悔

    “施主为何要杀它”

    青阙大眼球中的黑米粒朝着树枝的方向看去,里面的黑米粒完全直立。

    “它竟然知道乐儿的存在,背后一定有人想对乐儿不利,说不定在此地是为了套取更多情报,本王没有必要留着它”

    即使现在他也没有后悔过,如果是个祸害就该趁早结果了它,他才不信留着它能将幕后主使找出来

    “施主,青乐小徒的存在极少有人知道,且她有自保能力,你不必担忧。倒是这位若是不及时施救,它可能就真的成了一具尸体,而且灵魂再无归处阿弥陀佛”

    青阙做了个法号,话中有话却还是没有挑明。

    “老和尚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快点儿明说啊你是要急死小爷吗树枝还有没有救有救的话我这就带它去找奶奶”

    金北煊急得不行,它不喜欢与和尚打交道,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老秃驴说话非得要急死个人,慢条斯理的,这等着救命呢

    “贫僧运用天眼,发现它之所以会知道乐儿,是因为其体内的灵魂是南施主,是乐儿的娘。”

    青阙老神在在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差点儿没把屋内所有人惊掉下巴,君御北更是差点儿就六神无主。

    “不可能丫头怎么可能变成那头猪”

    “爹爹都怪你若是娘亲有什么好歹,小煊和乐儿都不会原谅你的”

    金北煊说完之后立即抱着南树紫的猪身子,转瞬便消失在原地。

    “不可能不可能大师它怎么可能是”

    君御北根本就不愿意相信,可是脑海中却闪现了前几日的画面。

    它拼命往北王府跑,它蹭到他脚边,它溜进他们洗澡的浴房,它用血在地上写了个“北”字,它的名字叫“树枝”树紫,它还写了“乐儿”

    那是它想去找乐儿么

    无数次,他不仅狠狠踢了它,而且刚才还失手将它掐死

    他怎么可以

    “贫僧也是刚才见到她才发现这个事实,希望金施主能尽快找到救它之人,否则她的灵魂会永远消散了。”

    “老秃驴,没有其他办法吗”

    无忧在一旁也是呆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任谁也没想到南树紫的灵魂竟然会在猪身上,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好么

    “阿弥陀佛咱们尽快赶去,若是实在救不了,那就只有使用特殊手段,将她的灵魂在消散之前转移到她的肉身当中,并用秘法将其封住,不过此乃下下策,她要等千年之后才会醒来了。”

    “什么那”无忧见君御北一脸菜色,连忙道,“一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咱们去看看”

    千年之后

    天啦

    君御北那小子肯定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滴个乖乖

    自己亲手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杀了不说,还要千年之后才会醒来,那时君御北都投胎多少回了

    “本王和你们一起去”

    君御北拿出青月弑魔刀,用力在空中一划,而后道,“跟紧本王”

    “哟你小子什么时候竟然练了破空之术,真不愧为老夫的徒弟,真是太有天分了”

    无忧看到那破空之处眼睛都放光了,他以前只听说过,却没想到今日竟然可以亲自体验一把,真是大开了眼界

    “废话那么多走不走”

    君御北此刻没有心情和无忧开玩笑,他已经心急如焚了,不是担心那丫头会恨他,而是心急若李木子救不回来的话,他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世上怎会有如此离奇的事他就算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竟然变成了他讨厌的猪

    “走走走老秃驴,来来来,你眼神儿不好使,老夫勉为其难带着你”

    无忧见君御北脸色难看,也不好再打趣说什么了,悻悻地摸了摸自己的八字分胡子,拽了一把青阙,而后跟着君御北便消失在了原地。

    九阳丸此刻从暗处出来,嘴角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转瞬便也朝着南学院而去。

    南学院。

    “它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李木子对于这头粉色的猪都不由得有些怜悯,两三天之内就在鬼门关走过几遭了,就算是铁做的也经受不住。

    “奶奶,你一定要救救她一定要若是娘哦不若是树枝活不过来,小煊也不要活了,呜呜呜呜”

    金北煊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它真的后悔没有出手阻止君御北。

    “金北煊,你这是怎么了”

    李树丫发现金北煊的情绪和前两次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前两次也十分心疼树枝,但这次的程度比前两次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金北煊竟然直接哭了

    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树枝有如此深厚的感情了

    “树丫姐,求你一定要治好她”

    金北煊摸了一把眼泪,却也不说是为什么。

    它明白李木子和李树丫都是普通人,肯定不能接受也不能相信南树紫变成了一头猪,所以此事还是不说为好。

    “小煊,你先出去吧,它这次的确伤得很重,只有一口气吊着了,幸而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护住了心脉,你送来得很及时,奶奶会尽力保住它的”

    李木子并没有人畜的偏见,见金北煊哭泣对这头猪的治疗也更加谨慎。

    此事若交给其他大夫可能束手无策,但她在李家村的时候也曾私下研究过动物的治疗,而且她爹以前还留下过这方面的医书。

    若非世俗无法接受,她肯定也会让李树丫学习的,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李树丫在这方面十分有天分,竟然无师自通,对小动物的治疗也比较有兴趣,所以才让她参加了这两次的治疗。

    “好的,奶奶,拜托你了”

    金北煊刚出了门,就见君御北和青阙老和尚以及无忧那个老家伙出现在门外。

    它还有些生气,看到君御北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高兴地扑过去喊爹爹,而是两只小爪子抱胸,沉默地站到一边。

    若是娘亲救不回来,它是不会原谅他的

    绿洛等五灵和九阳丸随后也赶到了门外,它们从九阳丸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不约而同地站在了金北煊身边,而且全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

    如果南树紫出了什么事,它们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哎何必呢那丫头福大命大,这么多事情都经历了,这点儿小风浪怎么会将她击垮,对吧”

    无忧实在忍受不了两方的僵持,连忙开口打圆场,这一言不合就伤了和气,实在不妙

    “”

    没有任何人、灵兽开口。

    无忧有些没趣地闭了嘴,靠在一旁的柱子上正想眯一会儿眼睛,突然想起了什么,偷偷摸摸地凑到无忧的耳畔。

    “老秃驴,万一是不是得去将那丫头的肉身带过来”

    “无忧本王不想看见你”

    君御北和无忧青阙离得近,即使无忧压低了声音,他还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无法承受那样的后果,千年之后难道他要孤苦一辈子而且就连下辈子见到那丫头的机会都没有

    上天这是要惩罚他么真是太狠了

    “哎哎别动怒别动怒老夫就是随口说说,南丫头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无忧见君御北竟然直呼他的名字,心知自己说错话了,也没有怎么计较,这事儿谁摊上也忍不了,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期间管景派人送来了吃的,龙清风也远远地看过,不知道这么一群人守在李木子的门外干什么,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正在救什么人,但大家的颜色都十分严肃,期间也并无任何交流,可见里面救的人不是寻常病人。

    “管公子,不知李姑姑正在救何人”

    龙清风巡逻了两圈,发现那屋外的人竟然连姿势都没有变,这也真是奇了,于是走近了些,这才发现南姑娘的干儿子金北煊以及她的朋友绿洛他们都在门外,难道是南姑娘受了伤

    “清风,暂时不要让其他人靠近,里面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是很清楚。”

    管景是的确不知道里面救的什么人,但看到自家主子竟然满脸寒霜地站在门外,除了南姑娘和宫中的太后,他不知道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能耐,然而,屋内的人肯定不是太后

    “噢,好。”

    龙清风十分怀疑李木子正在救治的人是南姑娘,但管公子既然说不知道,他也不便多问,毕竟若是要来南学院医治的人,必须经由管公子同意并且在他那里有备案。

    “主子”

    风影闪身来到君御北身处不远。

    “说”

    君御北朝着风影走去,低声道。

    “边境来报,北城昨夜已被攻陷,裘浩一家全数被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