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近日, 一桩了不得的大事逼近了。

    因为这件事, 鬼市鬼心惶惶。谢怜听说后也是一惊,和神神秘秘前来告知他的群鬼一样,揪心起来:“生辰?”

    “正是!”

    正是。鬼市之主花城,不知道多少岁的大寿就要来了!

    谢怜措手不及,一阵莫名紧张, 道:“这, 这这这, 以往三郎的生辰都是怎么过的?”

    群鬼争先恐后、乱七八糟地答道:“很热闹嘎!”

    “也没怎么过,就瞎闹一通吧……”

    “但是城主他根本不理啊?”

    听了这句, 谢怜道:“什么叫做不理?”

    一鬼道:“就是城主他老人家, 从来都不过生辰的。”

    “是噶,从来不管我们在他生辰这天做什么, 也从来不看一眼别人送的那些礼物嘎。每年就是咱们自个儿傻乐嘎。”

    “城主他老人家贵人多忘事, 好像压根都不记得自己哪天生辰!”

    谢怜想了想,立即打定主意。既然之前的生辰, 花城都不怎么当回事,那么这一回, 一定要想办法给他过得别出心裁、有趣一些,让他在那天能高高兴兴的。不然, 有他在的生辰, 岂不是和没有他在的生辰没什么两样吗?

    首先,生辰礼物是一定要送的。谢怜陷入了沉思,该送什么好?

    众鬼也都巴巴地看着他, 道:“谢道长,您是在想送城主什么东西吗?”

    谢怜道:“嗯。说来惭愧,我……不太有把握,你们城主会喜欢什么东西。我怕万一我送的不合他意……”

    猪屠夫道:“嗨,您瞎操什么心呢,其实只要是大伯公……谢道长你送的,我看咱们城主都会开心得不得了。”

    “是啊。哪怕是送张废纸他也肯定会高兴的,大……谢道长送的,跟别人送的东西怎么会一样呢!”

    谢怜干笑两声,觉得这种想法未免太过自恋轻浮,不庄重诚挚,道:“不能这么说,选礼物一定是要用心的……诸位可有建议?”

    怎么说,花城也在鬼市纵横多年,也许群鬼对他喜好会更了解一点,搞不好集思广益,他再动动脑筋,真能找到合适又别出心裁的礼物。果然,众鬼都道:“有有有!”

    说着就有十几双鸡爪、猪蹄、触手等递过来一圈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谢怜都没怎么见过,被包围其中,心道神奇。他随手拿起一只看上去甚为神秘雅致的青玉小瓶问道:“哦?这是什么?”

    献瓶者道:“绝品迷|情|药!只要轻轻几滴,保管中毒者立刻天雷勾地火,为下药者神魂颠倒!而且不伤身体!”

    “……”

    谢怜正色道:“多谢建议。不过,情意发自本心,怎能以迷|药操纵?大家今后还是不要用了。”

    那献药的鬼诚惶诚恐道:“是是是,不用了,不用了。不过其实咱们平时也不怎么用,这不是谢道长你问送什么好嘛!”

    谢怜哭笑不得,心想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我要送迷情药,笑道:“我想,你们城主恐怕也用不着这种药吧。”

    众鬼七八手脚把那鬼按下去了,都嚷道:“就是,城主想要谁,还用得着下药吗?真是的!”

    谢怜暗想,这倒是大实话。比如他,根本用不着半点药,一看到花城,就差不多要神魂颠倒了,真真惭愧。

    为了不让羞惭之心化为面上红云,他连忙拿起另一只盒子,打开道:“这里面又是什么?珍珠?灵丹?”

    献宝的鬼道:“这是得子丸!”

    “……”

    谢怜根本不都不用问这丸是干什么的了,马上把盒子“啪”的一声关上,无奈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怎么净让他送花城这种不成体统的东西?

    总之,一通乱议,谢怜也知道得不到什么有用建议了,叮嘱群鬼秘密筹备为鬼王贺生之事,给花城一个惊喜,自己下去,继续慢慢想了。

    ●

    兴许是他真太惦记这事儿了,以至于苦恼都写在了脸上,这日,他陪着花城练字时,正绞尽脑汁,忽然一旁传来一个声音:“哥哥。”

    谢怜这才回过神来,侧首道:“什么?”

    花城正凝视着他,放下笔,道:“莫非是我的错觉?哥哥似乎在忧虑什么。可否说出来,让三郎分忧解难?”

    谢怜心一悬,立刻正色,警示道:“笔,不可放下。莫要偷懒,拿起来,继续。”

    花城哈哈一笑,重新执了笔,悠悠叹气道:“被发现了。”

    见糊弄了过去,谢怜暗中松气。谁知,花城提笔写了两行,又漫不经心地道:“不过,最近哥哥确实,有些反常。”

    谢怜心又是一悬,面上仍佯作气定神闲:“哦?反常在何处?”

    花城仔细端详他一阵,笑道:“似乎格外……千依百顺。”

    谢怜微笑道:“我岂非一直如此?”

    他实在苦思无果,决定铤而走险,先随口胡乱扯了些有的没的,最后才装作漫不经心地道:“三郎,问你一事。”

    花城道:“嗯?何事?”

    谢怜道:“你有没有觉得,哪里缺了点什么之类的?”

    花城道:“缺?哥哥是指什么?你缺什么吗?”

    谢怜道:“哦,不是……我是说你。随便问问……”

    可怜他不敢问得太直接,比如“你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之类的,被花城察觉,只好拐弯抹角;但拐弯抹角,又不知搔不搔得到痒处,提心吊胆极了。

    花城道:“我?哥哥觉得,我会缺什么吗?”

    ……那倒也是,谢怜不由讪讪。

    花城又道:“哥哥问我这个做什么?”

    谢怜生怕他觉察,豁出去了,抬手用力一推。花城对他从不防备,被他推得“咚”一声靠在榻上,睁大了眼,却也不以为意,笑了笑,道:“哥哥这是做什么?这般热烈,你……”

    不等他说完,谢怜便硬着头皮上去,堵住了他的话。

    这下,花城便没心思继续盘问了,反手搂住他,翻身上去,就不管他到底哪里反常了。

    ●

    自己一个人冥思苦想无解,谢怜只得求助外援。而他最先想到要找的外援,自然是昔年的两位得力下属。

    三人蹲在一间隐蔽无人知的破庙内,一阵尴尬的沉默后,风信道:“你们看我干什么?”

    另外两个人还是都看着他,一切尽在不言中。

    没办法,在他们三个中,风信可是唯一有过老婆的人,照理说,他应该最懂该怎么讨亲近之人欢心的。可风信却被他们看得脸色发黑,道:“……你们看我也没用。我就送过人家一样东西。”就是那条金腰带。就那个还是谢怜给他的呢。

    慕情对他也被拉来问这种事感到很不可思议,能抑制住不翻白眼当真是很客气了,只想快点解决,道:“那行啊,腰带不错,干脆你也送条金腰带给他吧。”

    谢怜自动忽略了他的阴阳怪气,道:“我早一条都没有了。”全都当光了!

    慕情越发阴阳怪气了:“你现在这么顺风顺水的,满大街都是你的庙和信徒,随便托个梦说你要什么,还愁弄不来一条吗?”

    谢怜道:“那没有意义啊。如果连送人的生辰礼都要信徒供奉,也太敷衍了吧。”

    慕情见再怎么阴阳怪气这人都不为所动,说话语气总算正常了,道:“你怎么这么麻烦?那你自己亲手做给他吧。”

    谢怜忙道:“好主意!但是我不会。”

    “不会可以学。”

    谢怜:“说得好。找谁学?”

    慕情不耐烦地道:“我怎么知道?你随便……”

    话音未落,慕情就发现,这一回,另外两个人目光不约而同投向了他。

    两个时辰后,谢怜两只手十根手指已经被扎了七八个洞,绑满了绷带才不至于满手血淋淋的,而他手上则多出了一道意义和形状都不明的条状物。

    慕情实在看不下去了,问:“这是什么?”

    谢怜叹道:“腰带。”

    慕情道:“我知道这是腰带。我问你的是,这腰带上绣的是什么?这两个土豆一样的花纹有什么意义?”

    谢怜道:“这不是土豆!你看不出来吗?这是两个人。”为了让他们看清,他还比划了一下:“两个人的脸,这是眼睛,嘴巴在这里……”

    确认这真的是两个人头后,慕情不可思议地道:“怎么会有人会在腰带上绣两个大头?这能佩出去吗?你穿衣品味也没有这么差,怎么动手起来就做出这种东西?”

    谢怜也没办法。其实让他修屋、打井、砌墙他倒是很在行,又快又好,但他似乎天生就不擅这种偏向女子的内务,一旦让他拿针线或者锅勺,场面就控制不住了。他看了一眼绑的跟粽子似的双手,虽不觉痛,但进展缓慢,难免无奈,道:“……我还是改改吧。”

    但木已成舟,又能怎么改?充其量也就在两个小人的大头外圈加了一层花瓣,变成了两朵亲亲密密的笨拙大头花。风信和慕情的表情更惨不忍睹了。

    慕情额上都微起青筋了:“我教猪都教会了,你怎么这么笨手笨脚的?净往自己手上扎?”

    风信道:“你什么时候教过猪?真是空口白牙说大话!”

    慕情毫不客气地对谢怜道:“算了,你还是放弃吧,你没有这个天赋。”他难得能对谢怜说“你没有天赋”这种话,居然理直气壮的,感觉不错。风信听不下去了,道:“你能不能少说两句?从刚才起你一句夸殿下的都没说过,穿衣服和自己做又不是一回事!再说也没有这么差吧,起码这腰带还是能佩的。”

    慕情道:“行啊,把他做的这东西送你,你敢佩出去我就服气你。”

    风信还没答话,谢怜赶紧把那条丑到好笑的腰带收了,道:“使不得使不得。这个我还是自己留着吧!”

    这种东西,实在送不出手啊!

    ●

    风信和慕情是帮不上什么忙了,谢怜转而求助下一位。

    “送礼?太子殿下,这个你来问我真是问对人了。想当年,本……我什么稀世珍宝没见过?”

    两人蹲在街边,师青玄披头散发兴致大发,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看就知道是个行家,谢怜越发虚心请教。师青玄侃侃而谈,道:“这无主的珍宝么有是有,但是要取来的话,肯定得花大力气。”

    谢怜忙道:“无妨。正合我意。”要花的力气越大,就说明越珍贵,岂非越能彰显心意?最好是世界上最难取得、任何人都没能挑战成功的珍宝,如此,若他为花城求来,才是意义非凡。只要想到能让花城微微一挑眉,唇角一勾,谢怜便满心抑制不住的欢欣期待,跃跃欲试。

    师青玄思索片刻,道:“星天壶!太子殿下你应该听过吧?这个壶可是个宝贝,把它置于夜中,漫天星月倒映在壶中美酒里,便可吸天地日月之精华灵气,不仅风雅,还可以大大助长修为……”

    谁知,谢怜越听,心头一股不祥的预感越浓厚,忙打断道:“等等。”

    “怎么了?”

    谢怜比了个大小,道:“青玄,你说的,是不是一只这么大的黑玉小壶?黑玉之上嵌有细碎星光?”

    师青玄奇道:“咦?太子殿下你怎么知道?你见过?”

    “……”

    岂止是见过,上个月,他想倒点水喝,但因为忘了手受了伤,不小心没拿牢,摔碎了一只这样的壶。

    当时花城马上过来问他手上的伤怎么回事,他看那壶十分漂亮奇异,问花城怎么办,能不能修,花城却说没事就是个小玩意儿,看都没看一眼便叫属下把那壶的碎片扫了扔了,抓着谢怜治手臂去了。

    现在想想,他打碎的难道就是那师青玄口中的稀世珍宝星天壶吗?!

    谢怜心都凉了半截,半晌,道:“这个……可能不太合适。换一个吧。”

    “哦。”师青玄不明所以,抓了抓头发,思索片刻,又道:“那下一个,八荒笔!这笔可不得了,采的乃是一只上古妖兽的灵尾尾尖,笔杆则是以一株玉竹精头顶的一枝制成,不写字时会生长出……”

    谢怜道:“碧玉竹叶?”

    师青玄道:“对啊!太子殿下,你怎么也知道?你又见过?”

    能没见过吗,那支笔就是花城天天拿来练字用的。而且他字写的丑了就怪是笔不好,动不动就往地上丢,有时候还要踢飞到不知哪儿。谢怜事后经常要到处找那支可怜的笔在哪儿,然后捡起来擦擦收好。

    “……”谢怜道:“这个,可能也不太合适。还是再换一个吧。”

    师青玄一连说了七八样,谢怜发现,这些旁人口中的稀世珍宝,怎么都如此耳熟,而且都如此凄惨。不是花城踏脚的凳子,就是他铺地的摊子;不是被他拿来消遣,就是被他弄不见了!

    想来也是。这世上还会有什么稀世珍宝,是花城没见过、也弄不到的呢?

    因此,鬼王的生辰礼物,再往这方面想,也是想不通的。

    ●

    病急乱投医,谢怜差不多把他认识的、能问的都找遍了,可是:权一真,只会塞金条,花城又不差钱;裴茗,这人只会给女人送礼,要问他送男人能送什么,他可说不出什么正经话:灵文,虽然蒙几位上位神官力保,加上上天庭实在缺她不得,好歹是没给关进牢里,但已经埋在扔给她的卷宗文海中快要失去知觉,除了批公文什么都不会了,还不如关牢里清净呢。

    各路求助无门,到距离花城的生辰只有两天的时候,谢怜实在没有办法了。

    他瞪着眼睛想了一晚上,满眼血丝,总算在天将亮不亮之际,想到了该送什么。

    脑袋里一通,他便悄悄从榻上爬起来,看了一眼在一旁睡得安稳的花城。

    花城黑发如鸦,长睫如漆,双目紧闭,看不出一只眼睛已经没有了,俊美脸庞和神色间天然的攻击之意在阖眸后被冲淡了些许,此刻看来,无端温柔。

    谢怜心中一动,忍不住伸出右手,在花城面庞上虚抚。终归是怕把他吵醒,没敢触及便收了手。

    谁知,还没下榻,他腰身一紧,又被一只手捞了回去。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哥哥,你起这么早做什么?”

    花城居然醒了!

    他说话声音低低的,带一丝沙意,似是还半梦半醒。谢怜冷不防被他捞回去,强忍心虚,平静地道:“哦,有祈愿。”

    花城凑上来在他耳边亲了一下,道:“天还没亮,谁这么一大早跑去庙里求神拜佛?活得不耐烦了么。”

    大抵是心中有鬼,谢怜听他在耳边说话,脸越发热了,道:“不是刚收到的,是之前积压的……”

    说着说着,他觉得这个姿势要正常说话实在困难,就要再度爬起,花城却也跟着坐起来了,从后面圈住他的脖子,头搁在他肩头,道:“既然都积压到现在了,那再多积压一阵又何妨?哥哥昨晚劳累了,还是再休息一阵吧。”

    谢怜努力和他那缠人的手臂和循循诱导的声音抗争,十分勉强,道:“我……已经积压很久了,不能再压了……”

    花城道:“哦。那我跟你一起去?”

    谢怜忙道:“不用了。不会太久的,我去去就回,你先休息吧!”

    花城道:“真的不用我去?”

    谢怜道:“不用!你不能跟过来,绝对,绝对不能跟过来!”

    花城微微睁眼,道:“为什么?”

    “……”谢怜噎了,须臾,他猛地转身,握住花城双肩,直视着他,肃然道:“你,要练字。”

    花城无辜地看着他,眨了眨眼。谢怜硬着头皮道:“今天你必须一天都待在观里练字。我回来的时候要检查!”

    花城看上去越发无辜了,歪了歪头,但还是乖乖地道:“哦。”

    谢怜好容易应付过去,连滚带爬跌下床。花城半倚在台上,眯眼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笑了笑,枕着双手,又躺下了。

    ●

    谢怜先去了一趟荒山野岭,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他又去了铜炉。

    铜炉山境内,莽林中的一座小屋里,谢怜一进去就看到国师支了一张桌子,拉着三个空壳人,正在打牌,神色凝重。他二话不说马上转身出门,国师却一看到他就两眼放光,喝道:“站住!”

    谢怜知道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国师打牌时才会让他站住,果然,下一刻国师便掀了桌子,道:“不打了,有事先走!太子回来!你找我什么事?”

    谢怜回头,看到地上那三个东倒西歪的空壳人,心知肚明国师一定马上就要输了,违心地道:“其实不是什么很了不得的大事。”

    国师却忙道:“不不,我看你神色严肃,一定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牌可以放放,为师先来帮你吧!”

    “……”

    可等谢怜说明来意,国师又换了一副表情。两人坐在简陋的长凳上,谢怜就净听见国师数落他了:“还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个生辰而已,这也值得你想这么久,还天南地北地奔波,亲自去取那种东西!”

    谢怜知道没法跟旁人解释,解释了旁人也不会懂的,自顾自揉得眉心发红,道:“反正我已经取来了原材料,就是已经记不得,我小时候配过的那种仙乐式长命锁该如何打造了。还请国师指点一二,不用您动手,我自己铸造就行。”

    国师仿佛还是意难平,道:“你根本用不着准备什么生辰礼。你都自己送上门了,他还想要什么礼物???”

    “……”

    这意思是在说“你自己就是最好的礼物”吗?谢怜十分受不了这种论调,连自己想想也不能,一掌拍上额头,心道:“我可没那么自恋。”

    国师见他连连摇头,抗拒发自内心,道:“你也忒没出息了。你,上天入地独一个飞升了三次的神官!花冠武神!仙乐太子!十七岁就敢当着天下人的面说自己要拯救苍生!十八岁……”

    谢怜立即道:“国师!打住!国师!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这种黑历史有什么好骄傲的!

    国师神情复杂地看着他,仿佛恨铁不成钢,道:“太子殿下,你真的用不着把自己放这么低啊。”

    谢怜道:“倒也不是把自己放的很低,只是……”

    只是,面对心仪之人,自然会想给对方世界上最好的。但,又不免会时时觉得,自己还不够好。

    国师看他这幅样子,叹了口气,双手笼袖,思索了一阵,道:“长命锁是吧,你等等,我想想。年代太久远了,我也不敢说记得清所有的工艺和开光仪式。”

    谢怜道:“不碍事。若是您也想不起来,我便凭记忆打造好了。相信心诚则灵。”

    须臾,国师看他一眼,道:“你要不要问问他?”

    “……”

    他没说名字,但谢怜也知道,“他”是谁。

    君吾就被镇压在这铜炉的地底深处。

    沉默良久,谢怜还是摇了摇头。

    ●

    在铜炉山又待了大半天后,谢怜回了鬼市。

    此时,距离花城生辰的正式到来,只剩几个时辰了。群鬼与谢怜商议好,面上都装作无事发生,暗地里却都在偷偷摸摸布置鬼市。谢怜闪进一间小铺子,不一会儿,群鬼都围了过来,急切又乱哄哄地问道:“如何?如何?”

    谢怜心想这简直仿佛做贼,道:“你们城主如何?发现什么异常没有?”

    群鬼道:“没有没有。城主今天一天都在千灯观里。”

    谢怜微奇:“一整天都在?”

    “是啊!今天城主好像心情不错。大……谢道长,你准备好了送给城主的生辰礼没有啊?”

    谢怜这才放心,抚了抚袖中那只费尽心思才打好的长命银锁,微微一笑,道:“准备好了。”

    群鬼大喜,他们又商量了一番明日贺生布置,这才回到千灯观。一进去,花城居然在练字。

    不消他督促,花城居然会主动练字,这可真是千载难逢,看来是当真心情很不错。谢怜看到那支可怜的珍贵的八荒笔在他手下写出那般扭曲丑陋的文字,莫名好笑,摇了摇头。听到谢怜回来,花城放下那支笔,终于不再折磨它,微微一笑,道:“哥哥,你回来了?正好,来看看我今日的成果。”

    谢怜莞尔,道:“好。”便欲上前。谁知,恰在此时,他神情一僵,脚下一顿,蹙眉定住了。

    花城立即觉察不对,下一瞬,人就在谢怜身边了:“怎么了?”

    谢怜神色旋即恢复如常:“没事。”

    并不是没事,方才那一瞬间,他的心脏细细地痛了一下。

    花城不容他马虎,走上来握住他手腕,道:“你去哪里了?又受伤了?”

    谢怜道:“没有。”

    这倒是实话,的确没有,这几日虽然奔波,但还算顺利,没遇上什么危险。花城沉吟片刻,没查出什么,放下了手。谢怜自己运息,也没发现什么,心想大概是错觉吧,笑道:“可能就是哪根筋扭了一下吧。好了,让我看看你今日成果究竟如何?”

    花城这才展颜一笑,携了他手,道:“过来。”

    谢怜还没应,忽然,心脏又痛了一下。

    这次绝不是错觉!他清清楚楚感觉到,如果第一次是像被一根针扎了那样的痛,第二次,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的尖锐指甲划过般的痛。若不是花城恰好转过了脸,只怕这次谢怜就再不能用“没事”敷衍过去了。

    但眼下时机不当,谢怜暂时不想惊动花城。二人在千灯观玩了一阵,他随便寻了个借口出去,再给自己仔细检查。

    半晌,他放下手,神色凝重。

    结果当然是毫无问题,否则,方才花城抓住他手时就查出来了。

    那为何会无缘无故心痛?

    思忖片刻,谢怜猜测是被什么邪祟入体了,或是中了什么奇毒,但并不惊慌,至少现在不必。再过一会儿,便到花城的生辰了,若在这个时候出事,花城肯定没心思过这个生辰了,只怕又要按着他去治伤。

    谢怜惯常忍痛,也不是没经历过这种怪事,并不以为意,决定先挨过这一天再说,之后再自己悄悄解决。

    晚上,算着时辰也快到了,谢怜回到千灯观。花城还在里面百无聊赖、装模作样地乱写乱画,制造废纸,谢怜忍俊不禁,但笑意还未上涌,又是一阵心痛,以指力揉心口也无甚作用,心道:“看来这东西还有几分厉害……再忍忍吧。”

    他轻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天官赐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千千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墨香铜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香铜臭并收藏天官赐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