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www.77xsw.la,最快更新天官赐福最新章节!

    红红儿猛地转身, 把脸扑在谢怜怀里, 狂声大叫起来。

    这叫声没有字句,毫无意义,连哭声都不是,却令人毛骨悚然。如果不看是谁,可以被当做一个成年人濒临崩溃时的发泄嘶吼, 或者是被一刀割开了喉咙的小兽在垂死挣扎, 仿佛唯有立刻死去才是他的解脱, 谁都可以发出这种声音,却独独不该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发出的。因此, 他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半晌, 国师道:“我说真的,还是放开为好。”

    风信这才回过神来, 道:“殿下!快放开, 你当心……”不过,最终他还是没忍心说下去。谢怜道:“没事。”

    那位祝师兄却十分关心太子殿下的安危, 又见红红儿把血泪鼻涕都蹭在谢怜的白道袍上,前去拉那幼童, 口里道:“小朋友,使不得!”

    谁知, 他越拉, 那幼童却啊啊大叫,死不放手,手脚并用, 越抱越紧。上来三四个道人七手八脚都扯不下他,反而让他像只小猴子一样,整个人都挂在了谢怜身上。谢怜又是好笑,又是可怜,一手托着红红儿,顺着他瘦弱的脊背安抚,一边举起另一手,道:“罢了。不必担心,就让他这样吧。”

    顿了顿,感觉怀里的幼童不抽了,逐渐安静下来,谢怜才低声问旁人:“仙乐宫失火,没别的人伤着吧?”

    慕情道:“没。留在屋子里的,就我们几个。”

    由于仙乐宫已经被烧成一片焦黑的断壁残垣,谢怜自然没法再待了。

    确认只是烧了屋子、并没伤到人后,一众赶上峰来的道人们开始清理现场,翻到那些金灿灿的残渣和发黑的宝石,俱是心痛不已,谢怜却不怎么在意。

    他除了日常所用之物精致一些,本也没放什么贵重物品在仙乐宫内。最贵重的,就是他收集的两百多把名剑,然而真金不怕火炼,这些名剑本来就全都是烈火中千锤百炼锻造出来的,安然无恙。亲自把它们翻出来后,谢怜将之暂时存放在国师们的四象宫内。

    至于红红儿,他紧紧抱着谢怜,大哭一阵,哭累了,睡了过去。谢怜本想把他带下太苍山,找一处地方安置,国师却要他先去四象宫一趟,于是,谢怜先带着他过去了。

    把那幼童放到屋内榻上,谢怜随手给他掖了掖被角,放下帘子,带着风信和慕情退了出来,道:“国师,这孩子的命格,当真那么可怕吗?”

    国师撇着嘴道:“你不如自己算算看,他出现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

    三人默然。这幼童一出来就万众瞩目之下掉城墙,迫使上元祭天游三圈中断。再出来就是戚容为拿他出气纵马拖地,大街扰民,使至风信断臂,谢怜与国主冲突,皇后垂泪。现在,又引得整座太苍山上黑殿镇压的怨灵都破印而出,还烧了仙乐宫。果真是厄运连连,如影随形。

    谢怜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

    国师道:“解决?你指什么?改命吗?”

    谢怜点头。国师道:“殿下,你不跟我学术数,所以这方面,你真是一点都不懂。如果你懂,你就不会这么问了。”

    谢怜怔了怔,正襟危坐,道:“愿闻其详。”

    国师便拿了桌上茶壶,斟了一杯茶水,道:“太子殿下,你还记得,你满六岁时,陛下与皇后召我进宫为你占卜,我问过的一个问题吗?”

    望着那杯氤氲茶水,谢怜想了想,道:“您是说,杯水二人吗?”

    当年,为给太子谢怜测算命理,国师问了他许多个问题。有有解之问,有无解之问,谢怜每答一个国师就变着花样夸他,听得国主与皇后笑逐颜开,也有不少问答传为佳话。但其中有一个问题,谢怜答了之后,国师没有作任何评价,外界也并不耳熟能详,就连风信也不大清楚,慕情更是不曾听说。这个问题就是“杯水二人”。

    国师道:“二人行于荒漠,渴极将死,唯余杯水。饮者生,不饮者死。若尔为神,杯水与谁?——你先不要说话,我问别人,你看看他们怎么答的。”

    他后面一句是对着侍立在不远处的二人说的。慕情斟酌片刻,谨慎地答道:“能否请国师告知,这二人分别是何人,品性如何,功过如何?须得知根知底,才能做决断。”

    风信则道:“不知道!不要问我,叫他们自己决定。”

    谢怜噗嗤一笑,国师道:“你笑什么?你还记得你自己怎么回答的吗?”

    谢怜敛了笑意,正色道:“再给一杯。”

    闻言,风信和慕情一个转脸,一个低头,似乎都不忍卒听。谢怜回头,一本正经地道:“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