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www.77xsw.la,最快更新天官赐福最新章节!

    谢怜哭笑不得, 却也好生感激, 道:“风师大人,你怕是有所误会。其实……”

    他想要解释花城并非是为了极乐坊而去找他兴师问罪的,师青玄却是暗暗地朝他使眼色,像是要叫他别说话。花城也并不辩驳,只道:“君吾往我手底下插眼线的事我还没清算, 你们拿什么跟我谈条件?”

    谢怜明白了。师青玄已经看出来花城并无恶意, 但明面上要装成花城是为了追责才闯仙京的, 这样的话上天说起来,可以避免有心人传他是恶意潜逃。花城也懂他意图, 便顺口配合了一句。然而, 谢怜却不愿意如此,道:“好了, 别演了。人家本来是为救我才上仙京的, 三郎是好意,何必掩饰?”

    师青玄却道:“不演了。方才那两句我已经传到通灵阵里去了。这你就不懂了, 传来传去好意最终还是会传成恶意的,还不如一开始就是恶意呢。”

    花城挑眉道:“明白人。”

    师青玄得意道:“那是。要不然本风师怎么在上天庭混?南阳将军, 放下弓吧。”

    风信却仍是将弦拉满七分,屏息不语。师青玄拍他道:“放下吧, 人家熟着呢, 没恶意的。”

    风信沉声道:“太子殿下,你身旁那个是绝……”

    见他敌意不减,弓箭不下, 师青玄突然“呔”的一声,往他胳膊肘上撞了一下。

    那一瞬间,风信的脸色当真是比见鬼了还恐怖一万倍,大叫一声,右手半凝不凝的一缕灵力溃不成军,烟消云散。他脸色惨白地就是一长串破口大骂,末了崩溃道:“我操了!你想干什么!!!!”

    原来,师青玄方才用来撞他握箭的那只手的,竟是胸。看样子,这一撞可真吓坏风信了。而师青玄一甩拂尘,仙骨潇潇的完全看不出来刚才干了何等有失体统之事,道:“我还没问你想干什么,都说了血雨探花是去救太子殿下的,你还拿箭指人。这么想打架,本风师反正不奉陪。”

    风信一下子退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似是完全再不敢靠近她了,声嘶力竭地道:“你不要再做这种事了!!!不要再做!听到没有!!!”

    见他如避蛇蝎,对自己之玉树临风十分有信心的师青玄不由得一阵郁闷,道:“行行行。不做了不做了。你也不吃亏啊?你这什么态度???”仿佛觉得自己失了面子,于是化回了男相,回过头来,道:“咦,千秋呢?”

    闻言,风信总算恢复了一点神智,四下望望。谢怜“啊”了一声,道:“他没在通灵阵里吗?”

    师青玄道:“没啊!他丢完骰子,走对了路,之后就一直没吱声。我问他好几次正确的点数是什么他都没和我应声。以往谁跟千秋说话他都很快回答的,就算是中天庭的小神官问他他也从不搁置。真是奇了怪了。”

    谢怜轻叹一声,道:“泰华殿下去追戚容了。”

    来者二人双双一怔:“戚容?”

    谢怜道:“不错。此处正是戚容的巢穴。唉,总之……”

    风信道:“等等。为什么泰华殿下会去追戚容?他不是来追你的吗?”

    花城在一旁道:“不为什么。他追的是血洗鎏金宴的凶手,而太子殿下不过给凶手擦了屁股,郎千秋得知真相,便去追真正的凶手了,仅此而已。”

    风信神色一凛,道:“真正的凶手?当真?!”

    谢怜只觉完全没法再解释一次,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摇头道:“没有这么简单,回去我再细说吧。”

    师青玄不知内情,喜道:“果然这其中有误会,本风师真是料事如神,这下你就算回去应该也不用关禁闭了。”

    风信则道:“好!”看上去像是大大松了一口气,收了弓,方才表现出来的警惕之意也减淡了不少。花城却是冷笑了一声。谢怜对风信道:“你可知道,戚容就是那个戚容。”

    风信道:“那个戚容?哪个?”他愕然道,“我们都认识的那个?”

    谢怜道:“果然你也没料到真是他吗?”

    风信脸色一黑,道:“没。我没跟青鬼本人打过交道,一直以为应该是巧合重名。怎么会有鬼脑袋上顶着自己真名到处招摇过市?这不是有病吗?”刚说完,他又立刻想到,戚容这人是当真有病,当即与谢怜对视一眼,相顾默然。

    早在二人未曾飞升以前,风信便对戚容极为不喜。戚容乃是谢怜母亲、即仙乐末代皇后的妹妹之子,自小养在皇室,整天缠着谢怜,风信作为谢怜的护卫,自然时常要见到他。此人年纪小,不懂事,不听劝,精力旺盛,行为极端,最糟糕的是贵为皇亲国戚,无人敢打骂管教,可想而知,有多无法无天。他以前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太子表哥是完美的!”“我表哥怎么样怎么样”。若是有人对谢怜有半分不敬,或是给谢怜带来一丝一毫的麻烦,不管是谁,戚容一定把那人套麻袋打出屎,他脑袋里从没有什么敬老爱幼的念头。谢怜就有一次从他手底下抢救出过一个不过十岁的小孩,给他揍得浑身是血,看不出人样,惨极了。谢怜怜他身世,加上又觉得他是真心向着自己,从不曾动手教训他。但若只是言语引导或呵斥,他又屡教不改,极是头疼。风信性子直,说话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